プロフィール

舞以

Author:舞以
我が家は花盛り♪

レッツ パーティー

☆と書いておのでぃと呼ぶ

最近の記事+コメント

要チェック

04月26日 声優アワードオフィシャルファンブック(予約予定)
05月13日 薄桜鬼 遊戯録(発送待ち)
05月21日 ヘタリア 3 Axis Powers 特装版 バーズ エクストラ(予約予定)
06月09日 Double-Action Strike form(発送待ち)
06月23日 黒執事 その執事、狂騒~赤いヴァレンタイン~(発送待ち)
06月23日 声マン ドラマCD「方言男子 りとる★じゃぱん」(予約予定)
06月23日 浪川大輔 初ミニアルバム(発送待ち)
06月00日 ドラマCD 「方言恋愛」 第二巻(予約予定)
07月23日 ヘタリア Axis Powers まるかいて感謝祭(予約予定)
08月30日 星座旦那シリーズStarry ☆ Sky~Cancer&Leo~(予約予定)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ブログ内検索

リンク

アカウント

朋有り遠方より来たる

free counter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翻译]小宝宝是从卷心菜地里生出来的[北欧家族]

最初就是被标题所吸引的。

扮猪吃老虎的旦那实在太帅啦!
另外,福岛方言翻译起来真痛苦。如果有翻错的地方请毫不大意告诉我。。。我真的不明白的。。。><

少儿不宜内容略有,请小心。

像个绒布娃娃似的端坐在瑞先生膝头的小西可爱得不得了。
有点自大的神情,和亲戚亚瑟先生十分相似的眉毛,还有闪过瞳眸那灵慧的光芒。
如果我有个弟弟,也会是这种感觉吧……这么想着,自然而然地脸上就浮起笑容来。

西兰公国才诞生没多久,尚没有体验过历史的沉重与痛苦。
是出生于这个和平世界的坦率的孩子。
只是有时,这孩子因为过于坦率会向我掷来非比寻常的问题。

就像那晚一般。

「爸爸」
「嗯。怎么了」
「小西想要个弟弟」
「弟弟……?」
瑞先生正舒适地坐在沙发上,而小西坐在他两腿之间,一边抱着小小的泰迪熊一边说道。
坐在旁边玩着手机的我一惊,不由得停住了自己的动作。

我偷偷横扫了瑞先生一眼。
「弟弟……。为何?」
「因为莱维斯说他工作忙,最近都不陪我玩。而且,一旦有了弟弟,他就可以帮我分担海上要塞的修理工作啦!」
哗啦哗啦的,小西不停着说着他的不满。那些言语真叫人分不清这到底是不是一个小孩子会说的话。
我装作漫不经心的模样,然而终究对事情的动向很是在意,一下又一下偷看着瑞先生。

说到原因,小西的这一席话说不定就让瑞先生痛下决心了。
宝宝,我加油。
若他这么说而全力以赴的话,这样的瑞先生我是没法拒绝的。这样一来,我又要精疲力尽到明天没法工作的地步了。

而且,话说,我们毕竟不是真正的夫妻,这样一次又一次的身体交叠总觉得不好意思。
虽然不好意思,但瑞先生每次都很温柔所以我其实是很高兴的,可是。

我们都是男人,又都是国家,怎么可能生出小宝宝来。
虽然被这么渴求着其实我并不讨厌。
我总是困惑于自己的这种想法,因此每次总会在床上闹出恐慌来。
那个,也就是说。

不知咋的,一旦开始想起来就怎么都停不住。
我一下子回过神来,用手背抵住火烧火燎的脸颊。
再度向身旁窥去,只见小西和瑞先生正盯着我不放。
「哎呀呀啊啊啊啊……!」
我吓了一跳大喊出声。
「……嗯?」
「妈妈,怎么啦?」
可是他们两个的神情却丝毫不变。

我焦虑得像平时那样发出怪声来。可是那两人好似早就习惯了一般一点都不惊讶。
深呼吸。
「小西,所以说,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我不是你妈妈」
「可是爸爸他」
「瑞先生!请不要教小孩子这种事」
「嗯?」
瑞先生的瞳眸里突然平添几分威吓,害得我立即紧紧合上嘴。

他并没有生气。都已经在一起不知几年,不知几百年了我是知道的。
可是,还是觉得有点可怕。
若凝视着那双瞳眸,总觉得会被吸进去一般。

「海……想要弟弟吗?」
「嗯!想要。法兰西斯说只要对爸爸和妈妈说,你们就一定会带小宝宝来的!」
小西带着天真烂漫的笑容回头看着瑞先生。
咕噜咕噜地在他膝头换了个动作,一把从正面紧紧抱住那巨大的身体。
简直就像考拉父子一般。
那样子真让人欣慰,我不由得扑哧笑出声来。

====================================================
「可是,爸爸和妈妈要从哪里带小宝宝来啊?」
小西像是突然想到了一般歪着小脑袋。
我与瑞先生之间的时间立即静止不动了。



……

……咳。

我忍不住咳出声来,小西一下子看向我。
「……那,那个呀小西。小宝宝是,那个……从卷心菜地里蹦出来的」
「哎?」
「那个长着很多很多卷心菜的田里,神仙爷爷对其中的某一株卷心菜施了魔法,把叶子一枚枚卷起来,运气好的话,会有小宝宝躺在里头睡觉哦~」
「哎,是这样的啊!」
「是的是的」

对于像小西那么大的孩子来说,是个有点行不通的谎言吧?可是,看那孩子完全信以为真了,还嗯了一下,他果然还是个小孩子。
小西在这方面还是很天真可爱的呢。
我这么想着,朝瑞先生偷偷看去……
「……!!?」
怎么连瑞先生都一脸打心底震惊的模样,眼睛睁老大。

「哎啊呀呀呀……!」
我发出几不成声的大喊,被瑞先生的表情吓了一跳。
话说回来,瑞先生!为什么你也和小孩子一起被我的谎言所骗了呢。
没想到瑞先生都一把年纪了还那么好骗。

「原来如此?大吃一惊」
「爸爸也不知道吗?」
「嗯。为何是卷心菜……」
「小宝宝是从卷心菜地里生出来的这件事,莱维斯肯定也不知道!小西变得博学多才了」
小西在瑞先生的膝头高兴得手舞足蹈的。
而瑞先生依旧散发出不吉的气场,好像正陷入什么烦恼之中。

没注意到瑞先生恐怖气场的小西,该说他不愧和阿尔先生是一种人吗。
小西开心地继续说着。
「那么,今晚爸爸和妈妈会去卷心菜地里找小宝宝吗?」
「哎?那个,唔…」
「小西也想一起去找小宝宝!」
「这、这可不行!」
「哎,为什么啊……」

说谎是我不对,却被自己的谎言逼得走投无路。
我急得大惊失色。
这时,瑞先生在一旁助了我一臂之力。
「海,总之宝宝、……会加油的」
「爸爸和妈妈会替我找来吗?」
「不知是否找得到。不过会一直找的、海可以睡了」
「……嗯」
小西似乎也想一起找有点犯难,最终还是点头同意了。

——啪地关上枕边的电灯开关。
一旦小西沉入梦乡,这个家就变得安静起来。
我钻入宽广的床,抬头看向一团漆的天花板,身边传来瑞先生的呼吸,这让我心跳起来。

我保持了一阵安静,却再也忍不住而开口问道。
「……瑞先生,醒着吗?」
我小声的,以几不可闻的声音问着。
躺卧在身侧的躯体悄悄动了一下。

看来还醒着呢。
低沉而质朴的言语传到耳际。
「……醒着」
「啊、……那个,瑞先生,关于卷心菜的事」
「啊那个呀。那可真叫人惊讶。……我本以为宝宝是老爸老妈亲热之后生出来的,居然是卷心菜、真没想到呢」
「……」
面对他絮絮叨叨的话语,我蜷缩起身子。
瑞先生果然还是信了我的话。

====================================================

「那、那个那个、真的不是这样的……」
「嗯?」
「那个……瑞先生……所说的那个说法才是对的……」
我声如蚊鸣,终究把真相给说了出来。

「那个说法」
瑞先生不怎么明白我说的话吗,一脸惊讶地问我。
「就是说那个,男女亲热了以后生出小宝宝来的……那个说法……」
「亲热?」
「亲热就是……那个、躺在一张床上……互相抚摸」
我因自己说的话而面红耳赤。
不过我的满脸红潮在暗夜里不会被他看穿吧。
稍稍定下心来,我啪啪拍着自己快要焚起来的双颊欲令自己冷静。

因为瑞先生显得很安静,我轻吁一口气抬起眼。
「噢噢噢噢哎哎哎哎哎哎!?」
直到方才为止映入我眼帘的应该还是天花板才对,可现在瑞先生的脸被近距离放得老大老大。

「……芬」
低沉得荡涤心扉的声音正唤着我的名。
正当我要回他一声瑞先生时,我的唇被有点干干的什么东西封住。
「嗯」
「……」
「嗯……呜」
什么东西?不必问也知道那是瑞先生的唇。
虽然有点干涩却很温暖,那唇啄吻了我一次又一次,而后放开。

「啊……那、那个……」
唇离开的瞬间,我已经有点歇斯底里起来,用力推着瑞先生正迫近自己的宽阔胸膛。
不过这当然是毫无意义的反抗。
「等、瑞先生扣子、你解我扣子干吗……?」
和笨拙的我不同,瑞先生的手很灵巧,他正一粒粒地解开我睡衣的钮扣。
转瞬之间,我的睡衣已经被彻底扯下。

「啊啊啊那个瑞先生,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了?」
「那个我怎么被脱光了?」
「不用在意」
宽大而坚硬的手正抚弄着我的胸口。
就算叫我别在意、这怎么可能。

可是……
「嗯……啊、啊」
这种事已经经历过无数次了。
我的身体不知从何时起已牢记瑞先生爱抚的方式、仅仅被抚触到体温就升腾起来。
自然而然地发出撒娇也似的声音,我瞬时掩住口。

「啊,不行……瑞先生,啊」
「小西说」
「……啊、……唉?」
「小西说想要个弟弟。我们就尽量试试看。这是身为老爸老妈的职责。」
瑞先生的声音十分顶真。

他的手势温柔而无微不至。我的整个身体被逗弄着,碰触着,抚摸着,渐渐失去了正常的思考能力。这样的我完全想不出什么合适的反驳来。
其实,我们同为国家,而且更重要的是我们都是男人……明明可以有很多理由的。

「啊,瑞先生……啊啊嗯」
我只是小声喘息着,结果那一夜,我被瑞先生的娴熟技巧所席卷,一整夜在热烈而情炙的爱抚中付诸东流。

如此这般,因小西率真而天真的一句话,而一整晚履行了夫妇义务的11月22日。
瑞先生到底是天然呢、还是扮猪吃老虎呢,我已经分不清了。
至于第二天小西对着我们追根究底地询问卷心菜地情况,让我们很是为难的故事,就留待下回再说了。

原文:8
翻译:小桥舞

<< 一直忘记说的情报 | ホーム | [翻译]向日葵表错情[露中]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BLOG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