プロフィール

舞以

Author:舞以
我が家は花盛り♪

レッツ パーティー

☆と書いておのでぃと呼ぶ

最近の記事+コメント

要チェック

04月26日 声優アワードオフィシャルファンブック(予約予定)
05月13日 薄桜鬼 遊戯録(発送待ち)
05月21日 ヘタリア 3 Axis Powers 特装版 バーズ エクストラ(予約予定)
06月09日 Double-Action Strike form(発送待ち)
06月23日 黒執事 その執事、狂騒~赤いヴァレンタイン~(発送待ち)
06月23日 声マン ドラマCD「方言男子 りとる★じゃぱん」(予約予定)
06月23日 浪川大輔 初ミニアルバム(発送待ち)
06月00日 ドラマCD 「方言恋愛」 第二巻(予約予定)
07月23日 ヘタリア Axis Powers まるかいて感謝祭(予約予定)
08月30日 星座旦那シリーズStarry ☆ Sky~Cancer&Leo~(予約予定)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ブログ内検索

リンク

アカウント

朋有り遠方より来たる

free counter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翻译]迂回渐近的心意[露中]

标题太蠢可以无视。

XD

「伊万,我们牵手吧阿鲁」
王耀笑容可掬地伸出手来。比起自己来稍稍泛黄的象牙色肌肤,伊万很清楚那肌肤是何等细腻而温暖。看着他与小个子很相称的纤小手掌以及柔软而有弹性的纤细手指与指甲,不禁想,真是漂亮的手啊。
「…这吹的是什么风?」
「什么风……真是个失礼的家伙呢阿鲁、我说要牵手有这么奇怪吗阿鲁?」
「不,不奇怪」
「那快点把手伸出来阿鲁!」
话音刚落,当伊万还在犹豫着该如何反应才好之时,王耀挨着他坐下来,拖过他的手来十指交扣着搁上膝头。
纤指交缠着自己粗糙的手指,不紧不慢地抚着。仿佛连指缝也得到爱抚一般被抚触着、缠绕着,瞳眸里映上了王耀满足微笑的侧脸。
「伊万的手好冷阿鲁」
「是么?」
「凉飕飕的很舒服呢」
「…嚯」
除了相牵的那只手,王耀又伸出一只手来,用双手轻轻地包住伊万的右手。舒爽的肌肤相互摩擦着,对方的体温一点一滴地传递过来。就像是轻沾温水也似的暖意在右手上轻搔着,总让伊万觉得痒。
「你怎么这样老实阿鲁。」
「嗯…」
「真难得呢」
王耀说完,一下子握住伊万的手。小小的手掌包裹住自己手的感觉叫人好不习惯。
感觉很好。一度又一度相叠的肌肤所传来的对方的体温并不会让他觉得不舒服。可是,伊万不知该如何是好,而且一筹莫展,姑且选择沉默会比较好吧。稍用点力朝着交缠着自己的手指反握回去,王耀一下子就高兴地笑开了。
「喂伊万,我们像这样牵手还是第一次阿鲁」
「唔,是这样么?」
「我从没和你牵过手阿鲁。都一把年纪了的确是不大好做这种事了呢」
「……王耀君到底几岁了?」
「自打过了4000岁以后我就忘记了阿鲁。呼呼,总觉得好高兴阿鲁」
王耀将相系的手稍稍拉近体侧,温柔地笑着。
脸颊飞上几缕红晕而眯着眼,那样的笑颜已许久不曾见到了。除了王耀,不记得曾在任何人身上见过的,似大人又似小孩的温柔微笑。
(…这是,什么)
扑通,内心深处有什么声音响起。
也许久不曾听到那样的声音了,伊万总算手足无措了起来。
啊啊对了,说不定他也是第一次让自己露出这样的神情。他那异常温柔而沉静的模样。该怎么说呢?
(王耀君也会有这样的表情啊…)
「伊万?你在想什么呢?」
「……不,因为你做了奇怪的事」
「哎,奇怪的事…!啊,莫非你讨厌这样阿鲁?」
王耀带着少许困惑地低下头去并移开视线,始终紧握的手稍松了一条缝。可是,仿佛在诉说着不想分开一般他并没有完全放手。
有风钻入稍稍松开的手的缝隙,微微暖起来的指尖有点泛凉。
「并不讨厌…」
「那怎么了阿鲁」
「唔,怎么说呢,觉得不习惯。因为难得有人对我这么做」
定住无处可去的手轻轻地将那份重量搁在对方的膝盖上。王耀略显惊讶地抬头看向伊万。凛然澄的丹凤眼有着美丽而深邃的颜色。那双眸子直直地看过来,仿佛要将自己内心深处都看个透彻。
「你从没有和谁牵过手吗阿鲁?」
面对着好似打心底震惊无比的王耀,伊万不由得搜寻起脑海中的记忆。
这么被问起的话,说不定几乎就没有过吧。冬将军当然不会做这种事,都不怎么陪他玩,而过了孩提时代后自己也不会想找人玩了。何况,不记得自己曾有过想做这种事的念头,那么。
「…对哦,基本上没有呢。」
「……!」
「哎,王耀君?」
王耀仰头看着自己的脸孔一瞬间笼上阴霾。眉峰斜斜地耷拉了下来。染上悲伤神色的瞳眸里泛着薄薄泪花。
自己分明什么都没有做。对方怆然的表情让他感到几分焦躁。待伊万开口问,为什么一副这样的神情?王耀甚至语不成声似地眯起了眼。
「如此寂寞的事,为何可以说得这么漫不经心…」
「倒是王耀君是怎么回事,今天你好奇怪」
「才不奇怪阿鲁!」
王耀从喉头深处吐出因感情激荡而含混的声音。那蕴着哀伤的声音令伊万真的一脸迷茫起来。
此时此刻只知「好为难」以及「不明白」的伊万,究竟度过了怎样的童年啊。王耀的脸上更是笼上一层哀色来,这次他不仅不放开伊万的手,更是用力握得死紧。
「伊万,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事阿鲁」
「什么事啊?」
「牵着手,这样交谈。你觉得这些不重要吗阿鲁?」
王耀对伊万说着,一边对他投以强烈的倾诉也似的目光。漆瞳眸的深处,渗出透着薄青的哀戚,那份哀戚与映在瞳眸中自己的身影相叠,清晰地交融到一起。愤怒也好,忧虑也好,悲伤也好,王耀总是变幻着色彩的瞳眸很深邃。仿佛在说着不许自己随便搪塞过去一般,透过相缠的眼神与手,自己全身的意识也被虏获了一般。
「…不知道、呢」
王耀君真是出了难题呢。伊万垂下眼去盯着足尖,暧昧地笑了。真的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变成这样的。并没有说谎。
果然这样还是很悲伤似的。中国咕地吸了一口气,将可以自由行动的手伸向伊万的脸颊,缓缓抚着。
一下一下,有热度自温暖的手掌传到脸颊。柔柔地渗了进去,简直变成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伊万连脸颊都好冷阿鲁,体温很低吗阿鲁?」
「这个…」
「一定,连这里都是冰冷的阿鲁…」
越过围巾穿过颈项,温暖的手轻轻贴在了心脏上方。似是慈悲,似是治愈,手心传过来的温暖透过衣服后让自己分不真切。
对不起。虽然不知他为何道歉。王耀好似这么说上了一声。
「把另外一边的手也伸出来阿鲁」
王耀说完,牵起伊万隐在长袖下的手。以和另外一边同样的动作交缠着握住。面对面双手交握的动作其实异常滑稽,可是冰冷手掌所感受到的温柔热度通过手掌传到手腕,然后…仿佛传上了心脏一般一点点地侵蚀进来。
「有没有觉得暖了些阿鲁?」
「…嗯」
果然有点痒啊。说不出口而表情微妙地点头,王耀还是一副伤心的模样,却微微绽出笑来。然后他缓缓闭上眼,垂下手,将双手都搁在保持正座姿势的膝头之上轻轻开口。
「我啊,以前经常对阿菊以及勇洙这么做阿鲁」
「哎」
「带他们去什么地方的时候会拉着手,因为睡不着而哭泣的时候会牵着手睡。小小的手掌一贴着我的就会很高兴呢。」
「…是,这样啊」
自己有时会提及他们的名字来催促,但还是第一次听王耀本人提起久远的往事。正当他烦恼着该如何回应才好之时,王耀紧接着苦笑说不用理会,只是往事罢了。
「那时候只是牵着手就知道他们在想什么,知道他们身体怎么样,什么都知道阿鲁」
「嗳,这可真够厉害的」
手掌上并没有任何器官,只是肉块和骨骼的组合罢了。东方人所谓的“气”,对于伊万来说却是非常难以理解的东西。
「…所以,这样做很重要哦」
王耀紧握住交缠的手指展颜而笑。啊啊,就是那神情。全身上下漫溢着安宁氛围的那笑颜——
「你明白了吗阿鲁?」
「…嗯,是啊」
所以,就算自己还不怎么明白,总觉得只要王耀笑了自己就会很高兴,不知为何,只是这样,自己又好像有几分开窍了。不知道这份心情是否传递给了对方知道。
「太好了阿鲁」
然而,这次却是自己渴望着能分享到一点王耀的温暖。并非情事之时的激烈温度,要的只是这份平静的温暖。
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只要王耀再对自己笑就好了。

如冰一般寒冷的指尖,点燃着生命的灯火。
十指相扣,将手交缠在一起的姿势,与祈祷的动作极为相似。

原文:miki
翻译:小桥舞

<< 花钱买高兴 | ホーム | [翻译]无题[露中+日]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BLOG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