プロフィール

舞以

Author:舞以
我が家は花盛り♪

レッツ パーティー

☆と書いておのでぃと呼ぶ

最近の記事+コメント

要チェック

04月26日 声優アワードオフィシャルファンブック(予約予定)
05月13日 薄桜鬼 遊戯録(発送待ち)
05月21日 ヘタリア 3 Axis Powers 特装版 バーズ エクストラ(予約予定)
06月09日 Double-Action Strike form(発送待ち)
06月23日 黒執事 その執事、狂騒~赤いヴァレンタイン~(発送待ち)
06月23日 声マン ドラマCD「方言男子 りとる★じゃぱん」(予約予定)
06月23日 浪川大輔 初ミニアルバム(発送待ち)
06月00日 ドラマCD 「方言恋愛」 第二巻(予約予定)
07月23日 ヘタリア Axis Powers まるかいて感謝祭(予約予定)
08月30日 星座旦那シリーズStarry ☆ Sky~Cancer&Leo~(予約予定)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ブログ内検索

リンク

アカウント

朋有り遠方より来たる

free counter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银英相关】断章·特列夫的回忆

写于六年前。
在翻学校相关版面精华区的时候发现的。XD
那时候的我太年轻了哇喂!

同盟相关。


断章·特列夫的回忆
Part Ⅰ
虽无好梦,但是有人惊扰了薄睡也是不可饶恕的。
"中尉,中尉。"休息室里,有一抹黯沉中带着一点沙哑的声音正试图唤醒睡眼惺忪的我。
我揉着眼,待看清了身前高瘦的人影,一下子睡意全消,从沙发上猛地跳起来,立正,必恭必敬地行军礼:"雅典波罗上校,我现在马上可以去工作。"
"不用。"亚麻色头发的年轻上校微微地摆手,嘴角不规则地咧开,好似在强忍着什么。
我突然意识到倒在沙发上和衣假寐的我那不怎么雅观的睡姿全数落入他眼里,一时不禁抓耳挠腮起来。
"我只是提醒你,这样睡比较容易着凉。"上校将不知所措的我按回了沙发,"谋杀他人幸福的补眠时光,这样的事我是决计不会做的。"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微抿着唇角,步出了休息室。
这是阿姆利兹亚会战前夕,我现在所处的位置,是雅典波罗上校的旗舰休息室里。
我叫特列夫·尤尼斯,是今年三月刚从军官学校毕业的新鲜人,马上便作为新血补充进了部队的第一线。
长年战争的后果,给自由行星同盟留下了数以万计的孤儿,我便是其中之一。
但,我并不觉得自己特别不幸。
在孤儿院里,我一样健康地长大,并在合适的年龄顺利地进入了唯一免钱的军官学校学习。
人要知感恩。所以,我义无返顾地为成为一名合格的同盟军人而努力。
但,人的才能是有差别的。无论我怎样拼命地学习,也不过是中等偏下水平。除了通讯方面的课程,我从未拿过70分以上的成绩。
尽管懊丧,这样的我,还是毕业了。
据说,在军官学校的历史上,还有一名叫杨威利的学生,有过比我还要"辉煌"的成绩的,却成为艾尔·法西尔的英雄,如今已是同盟的中将了。
所以,我并不气馁。
或许一派平庸之下,我在通讯方面的长才反而显得特别突出。很快,我被授予中尉的军衔,分派到了第十舰队,直接在亚典波罗上校麾下工作。
同期的军官都艳地看着我,我也很兴奋。
军官学校历史上最优秀的学生之一的亚典波罗上校,全优生的傲人成绩和战场上连连告捷的无往不利,一直是军官学校拿来做范本的教材,也是我长期崇敬的对象。
没想到有一天,我能加入他的舰队。
亚典波罗上校有着与他年龄相称的活跃性格,有时很毒舌,但不失时机的威严又给人年轻有为的军人印象。
什么时候,我也能成为那样的军人呢?
我自觉自愿地努力工作。身为上校部队中的一员,我必须努力才能跟上大家的脚步。
而后,当我能逐渐熟练地操作舰艇内的各种通讯仪器时,阿姆利兹亚会战爆发,第十舰队被派出战,我这个新兵一下子站到了战争的最前线。

Part Ⅱ
没有想到敌人会这么强。战况极其惨烈,同盟的部队正在节节败退。
战况瞬息万变,我全神贯注地将目光投注在哔哔作响的通讯仪器上,不敢稍离。
只有在报告战况的时候,我才会抬头望着亚典波罗上校的方向。
年轻的上校正沉稳地坐在座位上,冷静地指挥着战斗。
虽只一瞥,没来由的,就觉得镇定起来。
我重新将目光收回到仪器上。
也许下一秒,我就会和万千同胞一样,化为宇宙的尘埃了。奇怪我并不感到害怕。
渺小的人类在历史轨道前总是无能为力的。
我现在所能做的一切,并不是屏息静待生或者死的宣判,而是坐在通讯仪器前,做一名称职的通讯兵。
有光速通讯的信号进来,是伍兰夫上将,第十舰队的指挥官。
我将信号转接给亚典波罗上校。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位老人,深色皮肤花白卷发,有一双锐利而威严的眼。
………………
"上校,你擅长于逃亡吗?"
"要逃的话,没有比我更行的了。"
………………
上将似乎在微笑:"很光荣吧?"
"是,我高兴地几乎要流泪了。"
当通讯被切断的时候,从这个角度我分明看到了上校向来意气风发的脸庞有一丝苍白疲累的神色。
但,那不过是几秒间的事。转瞬,他仰起头来,清晰地下达了指令:"发出弹幕!非经过这个地方不可!"
我们成功地撤退了。说是撤退,不过是逃跑的代名词而已。但是,当我们的舰艇一艘又一艘地在亚典波罗上校的指挥下逃出对方的包围封锁区,第十舰队总算一息尚存,不至于全军覆没。
当我们的舰艇在苍茫冷寂的太空中悄无声息地滑行的时候,通讯器上能量爆炸的影象就如同暗夜里的烟花。我知道,那是第十舰队的旗舰,伍兰夫上将就在那上面。为了让我们能逃走,他选择了前进。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那位老人,没想到也是最后一次。
亚典波罗上校摘下军帽盖在脸上。整个舱内死一般的寂静,完全没有劫后余生的欣喜。
我没有回头,只是默默地看着通讯器上反射过来的强光逐渐变为星星光点,而后湮灭。

Part Ⅲ
阿姆利兹亚会战结束了。同盟损失惨重,战死与失踪的兵士多达两千万。
整个自由行星同盟陷入一派愁云惨雾里。其中最悲哀的,说不清是我们这班侥幸逃得性命的军人,还是那些被战争夺去了父亲、丈夫与儿子的一般民众。
在这个时候,有一个名字一再被提及,杨威利。
悲惨世界中需要一些东西来转移注意力以及重新点燃希望的火花。所以,作为这一次会战中损失军队最少保全最多人性命并小有斩获的十三舰队的指挥官,杨威利的名字一下子成为了神一般的名词,就连我这个极少看立体电视关心世事的军人,耳边也数度响起过他的名字。
不过对于我来说,那是一个遥远而无甚干系的人物。我从未想过,那个人会与我有什么交集。
会战后,也许是为了安抚每一个不至于罹难却饱受惊吓的军人,每一个人都连升数级。我也从中尉晋升到了少校。
第十舰队残余下来的军舰和人员,被归并到了十三舰队。我也一下子成了十三舰队的一员。
我依旧在亚典波罗少将的旗舰上工作,直至十三舰队奉命驻守伊谢尔伦。
踏上那颗人工星球,我并不觉得有什么不适。
与海尼森一般无二的蓝天白云碧树。我并不是恋家的人,更何况那颗被称作首都的行星上本没有我的家。
劫后余生的人总是惊惶得容易多思多想,很难一下子从灾难的阴影中振作起来,我亦如是。
我的心态有着些微的改变。军人是随时准备赴死的。我一边惨然地笑着,一边在绿树成茵的伊谢尔伦公园状似悠闲地踱步。实则惊涛骇浪间,心思阴晴不定。
"嘭!"有人和我结实地撞在一起。
被撞到一片空白的我,一时间只能听得一个柔和好听的声音在我的耳边道歉:"对不起,啊,对不起!"
下一秒,我楞楞地看那顶着一头色乱发的青年弯下腰来,捡起自己的军帽,拍去尘土,然后歉意地对着我微笑,而后转身离去。
从我的角度看过去,阳光有一些刺眼,我看不清他肩章上的图样,只是………………
"提督。"我直觉地叫住他,顶真地行了个军礼,"您的军帽没有戴正。"
"是吗?"他浅笑着摘下帽子,然后耙了耙乱发,继续往前走。
而我只是目送着那并不高大的身影离去,怎样也移不开目光。
第二天,新的调度令便颁布了。我被调去了尤利西斯工作。
在前往报到的途中,我居然紧张起来。
杨上将的威名太过响亮。很快,我就能见到那个传闻中的魔术师了吗?
一路上,我自作主张地给声名远播的杨提督设计了各种高大英伟的形象。当我一步切实踏进十三舰队指挥室的时候,那坐在指挥席上的身影却让我的下巴几乎掉了下来。
我因太过震惊而瞪大了眼,语无伦次起来:"你………………你………………我………………"
"啊………………你不就是昨天的那个少校吗?"发的提督主动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这个新人一下子成为了整个指挥室瞩目的焦点。我完全违背了要在长官面前留下良好第一印象的初衷。真是丢脸丢到其他行星去了!!!
不过,他似乎并不在意,依旧一幅笑容可掬的样子。
总指挥室的工作比任何地方都来得忙碌。我很快就全身心地投入工作里。
只是,闲暇之余,我总是会不住地停留在思考状态。
想不明白啊。
这个没有官威的青年,这个发眸的青年,这个总是戴歪了帽子的青年,这个喜欢坐在桌子上思考的青年,就是同盟最伟大厉害的军官吗?不可思议,简直就是大颠覆嘛!
但,很快,一种叫适应的因子在我的心里滋长起来。我慢慢觉得舒适起来。

Part Ⅳ
有时,杨提督也会有兴致跟我聊上几句。
"你这样的年轻人,为什么会来参军?"他边啜着掺了白兰地的红茶边悠哉地问我。
我有着瞬息的被激怒:"长官,我认为参军是一件了不起的、光荣的事情!!!"
"我没有质疑的意思。"他浅笑着,"只是,我自己缺乏视死如归的秉性罢了。"
"那您呢?"我大胆地问。
"我?"他状似不好意思地耙着乱发,"没有什么理由。因缘巧合我站到了这里。目前我正等着退休。"
"那怎么行???!!!"我失态地叫嚷出来,"同盟不可以没有您这位提督的!!!"
他只是笑着,用纯的眸子扫过我:"没有什么人物是不可或缺的。历史长河中若没有杨威利这个名字一样可以瞬息不停地向前奔流。他不过是被恰巧推上浪尖的那个人罢了。"
看着他淡然潜沉的表情,我懵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若是别人我一定会狠狠地反驳他。可是,这是杨提督说的呢。
是这样吗?真的吗?
"对我的胡言乱语不必放在心上。"他和善地瞅着我,"即便是逃跑也好。记得,在战场上要尽最大的可能活下去,这是很重要的。"
宇宙历797年的新年前夜,在杨提督照例的两秒钟光速致辞后,便是无拘碍的彻夜狂欢了。
在那群喝得烂醉的女人手里,十三舰队里大部分意气风发的男性军官都被抓去打扮,连坠击王波布兰也没有逃过。
我反身落荒而逃,却在街角被套索拌倒,终究被十几双手拖进了化妆室里。
"唷,尤尼斯少校的肤质很好,不用抹粉了。"
"尤尼斯少校!!!别乱动!!不然没法涂口红了!!"
当我顶着一头假发穿着雍容的曳地鲸鱼骨长裙逃出了"魔掌"的时候,远远地看到手足无措的杨提督和温温微笑的格林希尔上尉。我识趣地闪到一边去,走了另一条道。
"当--当--当"来自797年的钟声响起,我默默地合掌许愿。
终于体认到自己是多么喜欢伊谢尔伦,喜欢十三舰队。
希望在这新的一年,每一个人都能好好地活下去,每一个人都能得到幸福。


"后来还发生了很多事。我参与了的,没有参与的。但,没人会料到最终的结局是那样。"我刷刷地在笔记本上继续着我的回忆。
昔日的同伴,一个又一个地去了。
杨提督,一去不回。
失去了杨威利的同盟,毫不设防,很快就完全被帝国皇帝成功地侵占。
而后,那个年轻的金发皇帝也死了,病因不明。
这样的世界,谈不上是好或者不好。
只是,被留下来的我,不免时时感到孤寂。
我继续留在伊谢尔伦,在晋升上校的那一天,同一位美丽善良的帝国姑娘结了婚。
50岁的时候,我成功地退役了,从军官宿舍搬到市民区,开始了领退休金的生活。
而今,我89岁。我不知道自己还有多久的寿命。只是,我一直使自己无病无痛。
因为,我要好好活着,代替那些先我一步死去的人,连他们的份一起,好好活下去。
这是存活者的使命之一。
我是特列夫·尤尼斯,一个生在海尼森,20岁参军,并最终选择在伊谢尔伦度过余生的平凡男子。
我不写日记,只是有时会用纸笔写下一点对往事的追忆。

<< Start to Love——再看《一吻定情》 | ホーム | 哭了学校里的kanebo59折团来了。。。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BLOG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