プロフィール

舞以

Author:舞以
我が家は花盛り♪

レッツ パーティー

☆と書いておのでぃと呼ぶ

最近の記事+コメント

要チェック

04月26日 声優アワードオフィシャルファンブック(予約予定)
05月13日 薄桜鬼 遊戯録(発送待ち)
05月21日 ヘタリア 3 Axis Powers 特装版 バーズ エクストラ(予約予定)
06月09日 Double-Action Strike form(発送待ち)
06月23日 黒執事 その執事、狂騒~赤いヴァレンタイン~(発送待ち)
06月23日 声マン ドラマCD「方言男子 りとる★じゃぱん」(予約予定)
06月23日 浪川大輔 初ミニアルバム(発送待ち)
06月00日 ドラマCD 「方言恋愛」 第二巻(予約予定)
07月23日 ヘタリア Axis Powers まるかいて感謝祭(予約予定)
08月30日 星座旦那シリーズStarry ☆ Sky~Cancer&Leo~(予約予定)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ブログ内検索

リンク

アカウント

朋有り遠方より来たる

free counter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翻译]Polaris[典芬]

以前那个18x的彻底坑了。
我的收藏夹坏了连网站都找不到了我汗。。。(借口!)
开新坑哈~
慢慢翻。
别怀疑是花鸡蛋夫妇不是家暴组。

——————————————————————————
这篇文还有最后一部分,翻到当中的时候不由得小感动了。
阿嫁太棒了!
还有,这篇文我看到了最后,后面也很精彩。我会全力以赴去翻它的。
不过要到下星期一了哦~爆

Polaris

那是惯常的日暮天空。
直到日落西沉为止连绵不息的雨稍停,残留在地面上的数个水塘里掩映着金黄与深蓝交织成一气的天空模样。
脚下飞溅的泥水沾上了风尘仆仆的贝瓦尔的腿,他却完全不在意这些。
快一点,再快一点,远离他势力范围的土地。
以后的事总会有办法的。不,他会想办法。
总之先回到常年远离的故乡休养生息。敌人并非丁马克一个。大国伊万以及波/立联合国。亚瑟与法兰西斯也不容小觑。哪怕对他们示一丁点儿弱就完蛋了。眺望整个世界,各国都呲牙咧嘴,摩拳擦掌地以虎视眈眈的眼神等待咬碎猎物的咽喉。
自己朝着宗主国丁马克拔剑相向、分道扬镳的事明天就会传进各国的耳里吧。
馋涎着方从北/欧最大的大国独立出来之美味国度的,又何止一个两个。
早就有觉悟了。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会克服。
无论如何,自己已再也不想待在他的身边了。
待在那个由残忍与天真,以及支配欲凝聚而成的丁马克身边…

「啊咻」
耳畔传来宛如小动物一般轻微的喷嚏声,他不由得诧异地转回头去。
这声音在哪儿听过。
虽然自己金蝉脱壳得十分成功,莫非是追兵吗?心头闪过这个念头,他握紧佩剑,拔剑指向身后的那个人。
「哇啊啊啊啊!」
因被剑指着而瑟瑟发抖的是比自己娇小许多的人儿。那作为男性来说太过柔和的容貌似曾相识。
「提诺?」
「没、没错!我是提、提、提诺!」
将罩在头上的风帽扯向身后,朝自己露出脸来。
「看、看啊。是、是我。」
暮色与夜空的分界线上那一抹瑰丽的衣草色也似的瞳眸沉静地瞬着。
「为何跟着我?丁马克叫你来的?」
「不、不是的!是我自己想这么做的!拜托了请把剑放下。瞧,我手无寸铁呢!」
说完他摘下斗篷,表示他没有佩戴武器。
不过,他背后正背着太过庞大的行李,简直和即将踏上漫长旅途的贝瓦尔一般的夸张模样。
「若你不是追兵,有何事?」
「呃、呃…这个、那个」
极难开口似的嗫嚅了半天,他缓缓抬起头。
「那个,请带我一起走!我想离开丁马克先生的地方到瑞先生家去!」
听到他出乎意料的话语,连贝瓦尔也因震惊而陷入沉默。
「呃…那个,我这样做的确是给瑞先生添麻烦了…可是我在丁马克先生那里也过得非常痛苦…」
关于这些贝瓦尔也知道得很清楚。
为了警戒屡屡试图背叛自己的贝瓦尔,想必是打算加强东面的监视吧。丁马克前几日侵略了提诺的首都图尔库。
长年与贝瓦尔同居的提诺即便成了丁马克的属国也不曾受过过度的干涉,过着与紧迫逼人的俗世无缘的生活。
每每丁马克为掀起战火而加重课税时他虽与其他属国受着同样的煎熬,平日里却是数百年未变的,甚至可以说是惬意的朴素生活。
兴许是这个绝大多数国土为森林与湖泊所覆盖,资源与产业贫瘠的北国没法让人感受到什么巨大的魅力吧。丁马克也对这个位于半岛边沿的小国采取放任态度。
连过去宗主国丁马克做城市整顿以及教育与文化的推行时,也并没有对提诺投入过多心力。「这么说来那个粘着贝瓦尔一起到咱家来的那个小小的…」丁马克总是通过这种称呼来确定提诺的存在。
丁马克并没有什么恶意。当时在丁马克家里有着同样轻飘飘地紧粘着诺威而来的冰/岛及格/陵/兰的存在。作为这种轻飘飘的、没什么力量的小国之一,他的认知仅此而已。
所以为了加强对贝瓦尔的监视,他认为将东侧隔海而立的小城市搞到手简直是信手拈来。
只要宗主国丁马克开口,提诺该慌张地献出一整个小镇才是。他并没有想过要连自治权都一并剥夺了去。不可口小国的管理对丁马克来说唯有麻烦可以形容。他只是为了在可以睨视贝瓦尔首都的位置加丹/麦军的驻留以及让士兵们能在小镇上过上优渥的生活,所以要求给予自己几条特权罢了。
然而那个稚气未脱的少年却意外地摇了头。
「这样我很为难」
这不仅让国内对于丹/麦驻留兵的不满日益高涨,而且说不定会成为对近来励精图治的邻国伊万造成刺激的导火索。这个带着与外表不符的顽固的国家在那之后也不曾对丁马克说过半点宽慰或是取悦的话语。
那就武力夺取。丁马克朝着提诺的首都图尔库派遣了军队,不可一世的大军却被连像样军备都没有的小国反过来击得溃不成军,落荒逃回了自己的国家。
派兵奇袭,却败给了属国的军队而归这种事根本没法拿到台面上说,丁马克在那之后继续以微妙的神情无视着待在家中的提诺的存在。

「不,那个家已经让人如坐针毡了呢。而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打过来。上次算是顺利地攻其不备吧,下回看来是行不通了。真让人头疼啊,该怎么说呢,不过归根究底还是因为我被卷进了瑞先生和丁马克先生的纷争中去了吧。」
提诺一边搔着头一边悄悄抬眼看他。
「也就是说要我负责吗?」
「不不,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根据自己的意志拒绝了丁马克先生要求的。只是对我来说,因为我在丁马克先生与瑞先生之间选择了站在瑞先生这一边才导致了今天这样的结果。所以我觉得跟着瑞先生走会比较合适。啊,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对啦,不过…我就是想和瑞先生在一起呢。这么想也算是顺理成章吧。不过,我对命运是坚信不疑的。我、…我这么说好像有点夸张啊…哈哈哈…哈」
看着拼命罗列拙劣的话语欲传达自己想法的提诺,贝瓦尔朝他投去一贯的锐利眼神,嘴角却不由得弯起一抹笑来。
「是啊…再度两个人过日子也不赖。」
没法像去丹/麦之前那样两个人一起过安稳日子了吧。
在现今世界里,只要是稍事展露出半分孱弱的国家都一个个被强国所吞并。区分各国的国境线正以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不断被改写。唯有贪婪地扩张国土,不止歇地强国力的国家才能得以生存。
两个甫从统领北欧的强大同盟中脱离的无力国家,不知道能在这个世上走多远。
可是不管怎么说,想要永远和如今站在眼前抬头看着自己的人,想同这个唯独对自己绽放微笑的人儿一起生存下去。这没有什么道理可言,也不需要任何理由。
从丁马克家出走的瞬间,他曾体悟到自己将与全世界为敌,将被孤立,无论身在何处都将品尝到孤寂。
每踏出一步,如刀片般凛冽的风刮过肩胛,每每让他感受到自己坚定的决心将与无可救药的孤独感永随。
他决定将这份暗而冰冷的感情化作自己的长剑,终生孤身一人与全世界作战。
对于贝瓦尔来说,眼前出现的这个带着温暖的笑靥接近自己的人,完全出乎了自己的预料。
从贝瓦尔心底涌上来的,那份新生的感情不带半点伪饰。
要全心全力保护这个依赖自己,追随自己而来的人,从此以后两个人互相扶持着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
「随你。跟来了我负责。」
「哎?责任?什么责任?」
没有回答提诺的问题,贝瓦尔只是再一次几不可见地泛起了微笑。
太阳整个沉入西面的大地,消逝得无影无踪。随之而来的星空罩住整个天际,广袤无垠得似要将小小的两人吞噬。
即便如此,冰冷的孤独与持有锐爪的恐惧却并没有像方才那样再度朝贝瓦尔袭来。
「瑞先生,我们要去哪儿?」
身边的提诺这般问道。
贝瓦尔仰望星空。
「向着那枚星星而去。」
他遥指着明亮璀璨的星,与站在身旁的提诺一起,踏出了强而有力的一步。

原作:ミナト慶之丞
翻译:小桥舞

<< 好像总算搞定了 | ホーム | 回来了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BLOG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