プロフィール

舞以

Author:舞以
我が家は花盛り♪

レッツ パーティー

☆と書いておのでぃと呼ぶ

最近の記事+コメント

要チェック

04月26日 声優アワードオフィシャルファンブック(予約予定)
05月13日 薄桜鬼 遊戯録(発送待ち)
05月21日 ヘタリア 3 Axis Powers 特装版 バーズ エクストラ(予約予定)
06月09日 Double-Action Strike form(発送待ち)
06月23日 黒執事 その執事、狂騒~赤いヴァレンタイン~(発送待ち)
06月23日 声マン ドラマCD「方言男子 りとる★じゃぱん」(予約予定)
06月23日 浪川大輔 初ミニアルバム(発送待ち)
06月00日 ドラマCD 「方言恋愛」 第二巻(予約予定)
07月23日 ヘタリア Axis Powers まるかいて感謝祭(予約予定)
08月30日 星座旦那シリーズStarry ☆ Sky~Cancer&Leo~(予約予定)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ブログ内検索

リンク

アカウント

朋有り遠方より来たる

free counter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翻译]skew lines[典芬+丁(←诺?)]

■关于本文
*阿嫁殴打大老爷的故事(爆)
*典芬+丁(←诺?)
*正经非搞笑
*总之就是打来打去踹来踹去血乱流(以下省略)的故事。
*顺便,标题就是几何学中相错线(偏斜线)的意思。
*最后哭一下蜀黍看到方言就@@,原来一山更有一山高,当旦那和大老爷的方言对蜀黍我来说已经不算什么的时候,大太太的方言把蜀黍难了N天。。。蜀黍尽力翻了下,不保证对,错了请指出。


一脚踩上挂落在地板的手背,光是轻轻将体重压了上去,贝瓦尔就小声地呻吟起来。
从被挤压的擦伤里,开始缓缓渗出血来。

「――」

提诺因眼前凄惨的景象而大惊失色地深吸一口气。注意到他的动静,丁马克朝身边投过去一眼,被他的眼神所震慑到提诺不由得猛地颤了一下。
感到脚下的人似有要起身反抗的迹象,丁马克的视线不曾稍离,只是稍稍将体重移上去,加重了右腿踩下的力道让他闭嘴。
咬牙切齿的呻吟再度响了起来。

「…怎么了,你有意见吗」

他的态度以及刻意压低的声音直接击中提诺。紫罗兰色的瞳眸里有一瞬闪过怯懦的光芒,仅那一瞬而已。
他笔直地迎上支配者锐利的目光,毫无动摇。

「——怎么可能,没有啊!」
提诺的语调硬得与平日里活泼的模样毫不相称。话音未落丁马克一把揪住提诺的衣襟。因为身高的差距提诺被迫踮起脚来,他因痛苦而皱起脸。

「臭小子,你说得倒挺傲的嘛」
「不靠我这臭小子您岂不是连战场都不敢上吗――」

就算快不能呼吸,提诺也要反瞪回去。他顶撞的话语似是撩动了丁马克的虎须。丁马克一下子变得面沉似水,同时伸出手去。
咚,一声重响,提诺的背撞到了石壁上,伴着惊天巨响挂在墙上的装饰品掉落了下来。

「!不许对提诺动手!!」
「你闭嘴!!」

贝瓦尔突然大喝一声并刚想起身,丁马克飞起一脚转身就踹在他的肩头。
他抛下再度趴在地板上的贝瓦尔不管,笔直朝墙壁的方向走去。
提诺正弓起背靠在墙上轻喘,他缓缓抬起头。
冰冷的青绿色眼眸正狠狠地盯着他。

「…看来贝瓦尔很宠你这个小喽罗嘛」
「…只是您太无情罢了」

啪,空气中响起了扇耳光的声音。待回过神来,提诺白皙的左脸颊上红肿一片。
即便如此,他坚强的瞳眸中没有丝毫动摇的神色。
连小弟都称不上,只不过是个小喽罗罢了,却一次又一次反瞪回去。提诺的态度让丁马克很不满意。他不快地阴着脸,再度抓住提诺的衣襟将他轻松地提起来。
——不过,这次是用左手。

「真是个不识相的家伙――就算老子说上再多看来也不抵事吧」

伴着低沉得宛若沙石曳地的嗓音,丁马克扬起右臂。贝瓦尔的脸色大变支起上半身来。

「――丁马克!!」

他激昂地呼喊丁马克名字的声音和沉闷的声响几乎在同时发出。

——下一瞬间,一脸呆滞地按着左颊的人是丁马克。
他微微蹒跚着后退了两、三步。

提诺没有放开紧握的右拳,肩膀随着呼吸而起伏着。

「请不要、小看我……」

从他不自然地僵直着的肩膀和手臂,可以看出他的神经还处于亢奋状态。而睨着丁马克的眼,散发出和幼嫩外表毫不相称的激烈来。
短暂沉默过后,丁马克先动了起来。他皱眉啧了一声,最后再度狠狠瞪了提诺一眼一边往回走。嘡!他一拳捶向墙壁发出巨响,透着焦躁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

「…芬、」
有人在唤他的名。提诺生硬地看过去,不知从几时起,贝瓦尔就站在身边,一脸严峻地盯着他不放。
心脏尚在怦怦怦剧烈跳动个不停,莫非自己在热血涌上大脑之时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吗?提诺突觉背上一阵凉意。微微张口,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脑中一片空白。而正在此时,贝瓦尔的眼神有少许放柔。

「抱歉」

当意识到那双既冷淡又澄,鲜亮的青绿色眼眸中所渗出来的并不是怒火而是别的什么之时,就好像本来就不存在一般,全身的力气都消失无踪。
他一屁股屈腿坐倒在地上。

「芬!?」

头顶上传来的是他少见带着惊骇的声音,愈发觉得自己的气力被抽得一干二净。
提诺闭上眼,软软地靠在墙上低语。

「…好怕…、好可怕…」

后脑勺传来墙壁的冰冷。背上仿佛被碾过一般的疼痛以及脸颊上火辣辣的感觉正一点一滴地回笼。正有什么东西在轻柔地碰触着他的脸颊,碰触着靠近耳朵的地方。

「…得冷敷一下」

因那轻声的话语而一下子张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满是伤痕的容颜。脸颊上满是擦伤,眼角和嘴角都破了在往外头渗血珠。可是贝瓦尔的视线却全部集中在自己的左脸颊。
没来由的,胸口一闷。

「不行,瑞先生可比我严重得多了!我只是背上撞到了一下罢了肿起来的地方很快就会好的,所以、」

为什么自己突然就说不下去了呢。是因为眼前的人就算满身疮痍还是没有丢下他的锐利与矜持吗?是因为他正用那仿佛古剑一般的眼神扫得自己动弹不得吗?
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些什么才好,提诺闭上嘴。他像是硬要找个理由一般站起身来。

「那个、…我去拿药」

就像落荒而逃也似的,一边感受到对方的目光依旧如芒刺在背,提诺慌张地朝柜子走去。

***

「…看来,你被扁了」

恰好不在现场的诺威一开口就这么说。发现他正盯着自己青成一片的左脸颊不放,丁马克皱起了脸。
「…那个没用的混帐!」
「不,贝瓦尔啥都没说。我只是看到他在给提诺的脸冷敷,我问了句你怎么干出这种事而被他狠狠瞪了。」

话说回来,这件事居然这样就简单收场了。
从他一边将视线投向窗外一边说的话来看,诺威并不知道整个事件经过。丁马克臭着一张脸叹气,刻意以稀松平常的口吻告诉他一切。

「居然不是贝瓦尔么」
「…啊?」

诺威一脸呆滞地转过脸来,使劲眨眨眼,就好像诉说着不相信一般轻轻蹙眉。

「…怎么可能、」
「老实说被揍之前看到的眼神真叫咱打寒战。」

那双平时带着一丝稚嫩而平和的眼,那一瞬却好像开了锋的尖刀一般锐利无匹。
虽然不是什么大挥大抡的剑,但指尖只要轻轻触到就会被切开一般——会让人联想到小型匕首一般的眼神。
当丁马克再度焦躁地叹气之时,诺威的眼神又一次飘到了窗外。
沉闷的铅色天空看起来就像是快要滴落,暴风雨即将到来。

「…、这么说来还真不愧是贝瓦尔好好珍藏着的宝贝啊」
「…这有什么好感动的!」

丁马克郁闷地说完,诺威斜眼看了他一眼,将视线投到地板上,轻轻地笑开了。

***

结果,提诺坳不过贝瓦尔坚持要先给他脸颊冷敷的说法,自己的伤先被对方处理完后才给贝瓦尔处理伤口起来。
虽然平时完全不知道贝瓦尔在想些什么,此时此刻却让他真切感受到那其实是一个十分温柔的人。歉疚和亏欠交织在一起,结果在处理伤口的过程中提诺一次也没敢看他的脸。

「那个…总算弄完了」
「嗯。谢谢」

将药和绷带放回箱子里,提诺站起身来。
将始终积郁在心头的东西一口气像丁马克倾泻了个干净(虽然代价不小)一方面觉得心情舒畅多了,一方面却觉得有什么地方纠结了起来。轻轻叹了口气,他将使用频度明显变大的急救箱放回了架子上。

回过身来,却恰与不知为何正紧盯着自己不放的贝瓦尔视线相合。
看到对方仿佛在瞪着自己一般的凶恶眼神,他不由得放声大喊起来。

「哎呀呀呀呀呀!怎、怎怎怎么啦瑞先生…!?」

反射性地询问对方的心情,却得不到回答。微妙的气氛持续了一阵,贝瓦尔突然站起身来。
正当提诺思忖着究竟发生什么事时,他笔直地靠近,两人的距离缩短到如同丁马克刚离开不久时那般。

「哎,那个,瑞、瑞先生?怎、怎么了…」
「…芬、」

薄唇有一瞬稀罕地踌躇起来。

「——要不要跟我在一起?」
「——啊…?」

——————————————————————————
发生在斯哥/尔摩惨案(1520)约10年前的故事。

本文的设想来自1509年丹/麦进攻芬/兰首都土/尔库事件。芬/兰整个城镇都遭到毁灭性打击却还是击退了敌人。而且那时芬/兰还同时遭到莫斯科公国(请理解为俄/罗斯)的侵略。(这段历史是:大老爷他上司怂恿了1w他上司,俄/罗斯人于1493年入侵芬/兰东部,最后不分胜负。。。阿嫁真是好样的!)
另外当时,旦那因为也和大老爷因为关于卡尔/马联盟的战争打得正酣没空来帮阿嫁。

原作:信原祥
翻译:小桥舞

<< 完了。。。我的英文完了。。。 | ホーム | 哦哦哦哦哦!!!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BLOG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