プロフィール

舞以

Author:舞以
我が家は花盛り♪

レッツ パーティー

☆と書いておのでぃと呼ぶ

最近の記事+コメント

要チェック

04月26日 声優アワードオフィシャルファンブック(予約予定)
05月13日 薄桜鬼 遊戯録(発送待ち)
05月21日 ヘタリア 3 Axis Powers 特装版 バーズ エクストラ(予約予定)
06月09日 Double-Action Strike form(発送待ち)
06月23日 黒執事 その執事、狂騒~赤いヴァレンタイン~(発送待ち)
06月23日 声マン ドラマCD「方言男子 りとる★じゃぱん」(予約予定)
06月23日 浪川大輔 初ミニアルバム(発送待ち)
06月00日 ドラマCD 「方言恋愛」 第二巻(予約予定)
07月23日 ヘタリア Axis Powers まるかいて感謝祭(予約予定)
08月30日 星座旦那シリーズStarry ☆ Sky~Cancer&Leo~(予約予定)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ブログ内検索

リンク

アカウント

朋有り遠方より来たる

free counter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翻译]魔法使与王子殿下[典芬][平行]

所谓平行,就是指虽然主角是这两人但是是和原作基本上搭不上边的设定。
如果说有什么相似的话,大概是人物性格?(笑)

曾经,有一位十分美丽的王子殿下。
他有着奶油色柔软的发,紫水晶一般的瞳眸,肌肤白得像雪、吹弹可破。不仅是国王与王后,连国民们也十分爱戴他。大家喜爱他的原因并非他无与伦比的美貌,而是因为王子比谁都温柔,对大家都平等地给予自己的爱。

然而,没有人爱,一个人孤独生活在漆丛林里的魔女因此恨王子恨到了骨子里。
王子从小就得到大家的爱戴。而魔女从小就孤身一人不知爱为何物。
大家都是一样的人类为何只有自己得不到大家的爱。魔女每天都沉浸在悲伤之中。

然后,坠入悲伤绝望深渊的魔女对王子施下诅咒。

在魔女的诅咒下,王子突然就病倒了。
遭到诅咒时王子年方17。不仅是国王与王后,举国悲恸。
国王陛下从世界各地将医术高明的医生召集到一堂,可是王子的病情却没有丝毫好转,日复一日地衰弱下去。
在走投无路的国王面前,出现了一名魔法使。

魔法使是一个有着苍翠的瞳眸,寡言少语的男人。

魔法使看了王子的模样后,指出这是住在漆丛林里魔女造的孽。
国王一听,就急忙派遣军队往漆丛林,可是魔女已经独自一人在漆丛林的家停止了呼吸。

魔女为了向王子施以诅咒,耗尽了自己全部的生命。

国王不知道该如何解除诅咒,因自己的无能为力而泪流满面。
然而魔法使却说,有办法解除王子的诅咒。

—得到真实的爱—

国王这样说。

—真实的爱?我们的爱不行吗?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魔法使陷入沉思。
关于这一点,无论是国王还是王后,是魔法使还是国民都不知道答案。

—真实的爱,惟有王子才明白是什么吗?—

**************************

国王因魔法使的一席话而茅塞顿开,介绍了众多美丽的公主给王子认识。
真实的爱。
王子迟早要迎娶王子妃。由此所诞生的爱应该就是所谓真实的爱吧。国王是这么想的。

然而,王子和众多公主之间并没有产生爱情。

国王迷惑了。
魔法使也陷入沉思。
为何有这么多公主在王子却没有陷入情网呢?魔法使怎么都想不明白。

魔法使这么问躺在床上的王子。

—为何您没有找到真爱?—

王子的脸上浮起温柔的微笑回答。

—若只是为了解除诅咒而得到的爱,就算得到了也是转瞬即逝—

魔法使看着如花朵一般纯真美好的王子想。

爱情与生命相比难道不是生命更重要一些吗?

**************************

那之后,魔法使经常出现在王子身边。
就算魔法使不懂医术,也看得出来躺在床上的王子正在逐渐衰弱。然而,每当魔法使造访的时候,王子的脸上总会浮起温柔的笑容,就算卧床不起,王子也从不曾轻忽过与魔法使的谈话。

魔法使本就寡言。两人的对话陷入沉默的机会不知凡几,魔法使却不可思议地并不讨厌这份沉默。
或者说,他反而觉得心情很舒畅。

—如果对方是王子的话—

真的是这样吗?
魔法使从未有过如此享受沉默的经历。

—那么果然…—

一想到王子的事,胸口就好似要裂开来一般,痛得毋宁把心脏取出来。
然而不可思议的是,心里又有几分莫名的躁动。
魔法使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这份连魔法都无法解释的感情是危险的—

某一天,当魔法使再度来到王子面前时,王子一脸深沉。
似是痛苦,似是悲伤,混杂着负面情绪的神情。

—真实的爱究竟是什么呢—

王子呢喃着。

—这份诅咒已经知道我真实爱的人是谁了吗—

魔法使没法点头,也没法摇头。

—父王介绍了很多出色的女性给我认识,可是我总觉得我真实所爱的人并不一定是异性—


—从无谓的恋情中就没法得到真实的爱吗—

无谓……既然被这么称呼,想必是没法从中得到真爱的吧。
魔法使想这么说,话到嘴边却闭口不言。
也就是说,王子正谈着一场无谓的恋情。他既然说不一定是异性,就意味着是同性。

—贝瓦尔…你怎么看—

魔法使阖上眼,将几欲脱口而出的什么硬生生地给逼了回去。
仿若悲鸣一般。

魔法使想把自己无法强有力地紧抱住王子的双臂给斩断。
若伸手抚触,感觉会有什么东西被毁掉。他是这么想的。
无以言表的焦躁,变得怯懦的自我。
魔法使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在摇曳着自己的心。

只是一径地想着。


若能解除王子诅咒的人是自己就好了。

然而,他也知道那确实并不是自己。

**************************

数个月过去了,毫无进展。
王子的身体因遭到诅咒侵蚀,连从床上起身都变得异常艰难。

仍未得到真实的爱。
显著虚弱下去的王子。

国王与王后除了沉浸在悲痛之中别无他法。
就这么安静地看顾他,国王的决定也传入了魔法使的耳朵。

—真实的爱,比起一份爱来,我们要给他大量的爱直到他走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魔法使也同意这种做法。
就算介绍再多的公主给王子相识,也只会让他的状况持续恶化下去,魔法使是这么想的。

—因为王子的爱是平等地分给大家的—

魔法使的心痛得揪了起来。

谁都没法独占王子的爱吗?

魔法使的内心深处出现了这个念头。

**************************

王子卧床不起。
今天魔法使也造访了王子的房间。

—这样聆听贝瓦尔说话…也没多少机会了吧—

—说什么傻话—

魔法使不想听到王子说出这么软弱的话语。
就算这是事实,光是听到就让他怕得受不了。

王子即将死去的事实,对魔法使来说太过恐惧。

—王子殿下您不怕吗?—

—要死去这件事吗?—

魔法使沉默着点头。王子看着他,缓缓开口。

—是啊,很害怕—

他的答案很干脆。

—我…害怕世人与父王母后的目光—

—…………—

—因此我至今没法将自己的心意传达给我真正爱的人—

王子悲戚的眸子分明凝视着魔法使。
魔法使却觉得自己对面的王子正看着一无人迹的远方。

—没法将自己的心意传达就要死去,这太痛苦了……可是这样一来这份无法实现的感情也将得到解放……一想到这些我就不可思议地安下心来—

很奇怪吧?王子笑着说。
可是那笑颜看起来泫然欲泣。
混杂着痛苦与悲伤的笑颜让魔法使感到无比怜爱。

王子欲遮掩的感情呼之欲出。
这让魔法使觉得怜爱。


—若自己是他真实之爱的对象。

—胸口几欲撕裂般的痛苦。

—王子分给众人的爱。


啊啊,这个高贵而脆弱的王子是如此令人心动。

想守护他,想助他一臂之力。

想碰触他,想将他拥入怀里。


然而。

王子的心可还有容纳自己的地方吗。


魔法使紧盯着自己的手掌。
这双手可以拯救王子吗?可以碰触他吗?这让魔法使十分苦恼。

明明王子所爱的人就可以拯救他,就可以碰触他。


甚至不知道王子是否会喜欢上自己。


—怎么了?—

王子询问着一动也不动凝视着自己手掌的魔法使。

—您…是不是觉得有点累?—

—不…—

—是吗?…可是您的脸色不太好呢。今天就到此…—

—您所爱的人是…—

魔法使的声音盖过王子的话语。
沉默降临。
漫长而短暂的沉默。


—是谁呢?—

**************************

那之后的数日。
王子的呼吸逐渐微弱起来。
在他所爱的大家的守护下。

在最爱之人的守护下。

临终之际,王子对魔法使说道。
他的声音轻得好似要随风消逝,魔法使再也无法抑止住自己的哭泣之声。

—请不要…哭泣—

—因为我不是你真正的另一半—

魔法使一遍又一遍擦拭着自己决堤的泪。
高昂的声音颤抖着。

魔法使与王子。

两人从某天起将手牵到了一起。
彼此分享着珍惜的眼神与柔情的爱。

那段时光,两人的心与爱牵系到了一起。

真实的爱。
可是对于两人来说,并不清楚那是否就是可以解开诅咒的真实之爱。

只是想两个人共同度过那段时光而已。
只是想把两个人的时间当成一个人来过而已。

两人彼此相爱着。

然而,那并非足以解开诅咒的爱。
王子在死亡边缘徘徊。

—我…—
王子用自己的手指缠上魔法使的指尖。
—就算这份爱没法解开诅咒……—

紧紧缠绕。
仿佛不再分离。




—对我来说,它却是没有一丝虚假的…真实的爱—

**************************

王子过世了,魔法使离开了城堡。

—你为何会出现?—

国王这么问魔法使。

—我在梦里…见到了他—

国王有点疑惑。

—见到了谁—

—一个小男孩这般对我说,「救救我」—

小男孩。
梦中出现的男孩子一边对魔法使哭泣一边恳求着。

—我在梦里见到过那男孩子好几次—

魔法使从孩提时起,男孩子就一直在他的梦中出现。

—那个孩子是……?—

面对国王的问题,魔法使毫不犹豫地回答。



—是提诺—



王子总是在魔法使的梦中出现。
魔法使总是在王子的梦中出现。
两人从小时候起就共有着同一段时光。

而那段悲哀的诅咒将两人牵引到了一起。

然而,魔法使与王子的爱并没法解开诅咒。

—即便如此,无论对我,还是对提诺来说…那是没有一丝虚假的真实之爱—



国王把王子的骨灰交给了魔法使。
魔法使郑重地将它带回了家。

—提诺热爱自然…我就将他还给大地吧—

于是,魔法使将王子的骨灰埋在庭院里巨大的树木之下。
并在那里种上了数之不尽的花朵。

王子喜爱的铃兰花,总有一天会盛放的吧。



—提诺—



魔法使的心中这般低语着。



—我发誓,再也不会放开你的手—


而后,他一个人哭倒在地。

**************************

那之后…究竟过了多少年呢?

不知从何时起,已无人知晓魔法使与王子的故事。
两人所熟悉的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然而仍然有什么没有改变的东西…留存了下来。


「瑞先生」

巨大的树木之下。
栽种着数之不尽的铃兰。

有两人在那里散步。

紫玉的瞳眸里映着苍翠的瞳眸。
苍翠的瞳眸里映着紫玉的瞳眸。

「这片铃兰田开得太棒了!」

宜人的甜香在空气中飘散,紫色瞳眸的男子笑得开怀。

「你是在哪里找到这样的好地方的?」

「…唔…我也不知道…」

苍翠瞳眸的男子微微侧着头。

「不过,我总觉得…一定得和提诺来这里一趟才成」

「和我吗?」

这回轮到紫色瞳眸的男子迷惑了。

「嗯…而且总觉得挺怀念的」

苍翠瞳眸的男子说完,伸出手与紫眸的男子交握。
因来得太过突然紫眸的男子有一瞬动摇,而后大方地和对方十指相缠。

「我也是…为什么呢……不过,总觉得很怀念又很悲伤」

「一样」

两人相互凝视。

「提诺」

「嗯」



—我爱你—

—我爱你—



盛放的铃兰。

那是为了逝去之人…为了所爱之人而盛开的花朵。


魔法使这么想。


—能让你也看到这一片铃兰真是太好了—

王子这么想。

—能在你身边看到这一片铃兰真是太好了—



「这双手…」

紫色瞳眸的男子,轻轻加重了指尖交缠的力道。

「请不要放开我的手」

「……我绝不会放」


苍翠瞳眸的男子紧紧抱住紫眸男子的身体。


「我绝不会…再让你离开」



两人再一次相逢。
再度互诉着真实的爱。



—魔法使与王子—

翻译后的感言:

虽然很狗血,但是看到结局还是让蜀黍产生了一种:这两人最后走到了一起真是太好了。的感觉。

而作者的原意是:

一般这种故事都会设定成两人的真爱让诅咒消弥于无形吧?
如果,就算不是真实的爱可还是爱上了对方呢?

只是想写这样的主题。


原文:69
翻译:小桥舞

<< 只是记录一下 | ホーム | 不行。。。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BLOG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